店场网再造平台型新龙头探路农业互联网化(1)


店场网再造平台型新龙头探路农业互联网化(1)

店场网再造平台型新龙头探路农业互联网化(1)

2017年01月05日   上海证券报 张振武

 

    经济供给侧改革是针对过度金融化产业进行刮骨疗毒,钢铁水泥去产能是针对房地产过度金融化问题的,煤炭去产能是针对石化能源过度金融化问题的,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是针对农产品被金融化问题的。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把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,是为了让我国粮食实现去同质化和去大宗化,然后达到去金融化的目的,以化解当前粮食产量、进口量和库存量“三量齐增”的困局。

  农业供给侧改革将绿优农产品作为主攻方向,解决了农产品生产的“方向”问题。由于绿优农产品需要优质优价的市场环境来保障,还需要进一步解决绿优农产品的“产业体系”问题。如果没有产销一体化产业体系做护城河,绿优农产品将会遭受国际化农产品的低价冲击。届时绿优农产品虽然大量生产出来了,但是在低价进口农产品的挤出效应下,却会让农民陷入卖出难的窘境。绿色优质农产品要实行市场化产销供需机制,也需要产销一体化组织体系来提供保障。产销一体化农业体系是制度建设工程,理应成为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必要内容。

  鉴于我国农产品在产业链层面组织化缺失,导致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互相分离脱节。现在转型主攻生产绿色优质农产品,需要再造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,由新龙头采取“互联网+”方式将产销两端连接在一起,由新龙头将农业与服务业连接在一起,将绿优农产品生产与消费连接在一起,实现从生产端到消费端直接对接,形成产销对接供需平衡的现代农业组织体系。

  再造农业龙头:

  重构农业体系  再造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

  如果说农业生产成本是不断抬升的“地板”,农产品国内外价格倒挂是封顶的“天花板”,那么现代农业产销一体化组织体系缺失就是一块 “短板”。由于我国现有农业体系不适应新常态,所以需要重构;由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龙头没有现成的,所以需要进行再造。我国农业通过重构体系搭建平台对接产销形成闭环,才能够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。新农业组织体系结构特征是扁平化的,能够通过去中间环节降低农业组织成本。新龙头是服务业平台型的,以生产性服务业做桥梁纽带把农户吸引到自己的平台上,利用网络化云平台为绿优农产品生产者提供一站式服务。

  1、 重构产销一体化农业体系  化解低价进口冲击

  由于我国农业组织是松散型的,产业链成员之间单打独斗没有整体性,给国际优势农产品大规模低价进口冲击提供了可乘之机。当前,国际化农产品对我国低价进口冲击是全球性的,是来自多个国家优势农产品的大规模冲击,是多个农产品种类的包围圈型冲击,包括粮食、棉花、食用油、糖料等。粮食包括玉米、大豆、小麦、水稻,食用油包括大豆油、菜籽油、棕榈油,畜产品包括猪肉、鸡肉、羊肉、牛肉、牛奶等等。

  面对进口农产品的低价冲击,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是不可能了,采取高关税保护政策也不好使了,需要重构体系建设护城河防空洞,需要以细分产业链为单位再造新龙头。在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带领下,采取线上线下结合方式把国内需求资源对接给农业生产者,新龙头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将农产品产销连接在一起。

  由于原料型进口农产品价格便宜,能够降低厂家的生产成本,增加商家的经营利润,所以受到国内厂家商家的追捧。进口农产品由于质量好受到国内消费者的青睐。但是,进口农产品也不是无懈可击的。进口农产品大多是原料产品,不是终端消费品,需要在中国本土进行加工转化然后进行消费,需要中国本土化渠道资源提供支持。

  我国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资源,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独具的特色资源。国内市场需求资源是现代农业体系中的核心要素,缺少了需求资源角色支持,就无法形成产销闭环,就不能够称其为产业体系。我国农业产业要素比较齐全,能够自成体系。国内拥有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群体,还拥有数量庞大的消费者人群,将国内需求资源纳入到农业体系当中,就能够形成产销无缝对接一体化产业体系。

  2、 用“新龙头+农户”替代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

  新农业体系用“新龙头+农户”来替代“公司+农户”产业化模式。农合社不具备做服务业平台型龙头的潜质。家庭农牧场虽然是农业生产主体,但是种粮大户农合社等农业主体解决不了“地板”制约问题,也解决不了“天花板”挑战问题,没有能力应用互联网解决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。

  解决农产品产需结构失衡的问题,提升我国农业竞争力问题,都需要重构新型农业体系,需要用“新龙头+农户”来替代“公司+农户”产业化模式,需要再造新龙头在体系中当核心唱主角。新龙头是服务业平台型的,能够解决我国农业生产性服务业角色缺失问题。新龙头是生产绿色优质农产品的动力引擎。在农业新组织体系中,只有农户是农业生产经营的主体,其他所有成员环节都应该向服务业转型,统统为绿优农业体系提供生产性服务。

  “新龙头+农户”与“公司+农户”不同,新龙头实行同业禁入游戏规则,不从事与农户及农合社有竞争的业务。只从事生产性服务业对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提供增值服务。新龙头是互联网化的开放平台,像提供水电基础设施一样提供农业服务性产品。以服务性产品来吸引农户参与加入,农户通过网络渠道在各个新龙头平台上进行选择。

  3、 创办互联网化新龙头

  新龙头是农业供给侧改革的火车头,是农业领域创新驱动的发动机。新龙头可以是企业单位,也可以是事业单位,或者非盈利组织等等。新龙头是服务业平台型的,新龙头从事农业生产性服务业,为农业生产主体提供一站式服务,为中国农业现代化扮演服务业引领者角色。

  新龙头能够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提供动力引擎。新龙头是实施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操盘手。新龙头是农业平台服务商,是产业链利益分配的协调者,是产销对接撮合人,是生产要素整合对接创新平台。在新龙头的平台化组织下,农业实现与服务业紧密融合,农业实现与互联网深度融合,农业生产与销售实现跨界融合。

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不仅需要有主体,还需要有主角。我国农业需要通过重构体系再造龙头更换主角。发展现代农业不仅需要有羊群(主体),还需要有头羊(主角)。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。当前党中央国务院大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,充分调动了广大农业科技人员创新创业的积极性,我国也出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。

 
 
 

意见反馈